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监听过后美法还是朋友

2019-03-05 16:46:13

监听过后,美法还是朋友?

自棱镜门事件以来,美国一直陷入监听丑闻的漩涡,无法脱身。近日,维基解密爆料,美国国家安全局连续监听希拉克、萨科齐和奥朗德三任法国总统,时间跨度至少6年。这是继德国总理默克尔被美国监听曝光以来,美国又一个重要盟友中招。然而,尽管法国官方和媒体均对此事表示严重关切和愤怒,但分析人士认为,鉴于欧洲国家与美国剪不断、理还乱的伙伴关系,最终结果仍将是握手言和。

欧洲和美国,似乎没人会否定两者之间的密切关系当年,马歇尔计划的发布让欧洲于二战后迅速恢复了元气;随后,欧洲经济和军事实力不断上升,又客观上制约了欲同美国争霸的前苏联;回到现在,欧洲很多国家都对美国的政策亦步亦趋,如英国等国家,俨然早就成了美国重要的小伙伴。

然而令小伙伴们心碎的是,美国对他们的付出远没有他们对美国付出的那么多,甚至还成为了美国的防备对象。最新的案例来自浪漫之国法国。

稍早前,法国《解放报》站和一家站曾率先曝光美方监听法国总统的资料。紧接着,维基揭秘站发言人证实了这些材料的真实性。法国媒体称,最晚一份监听资料的标注时间为2012年5月22号,即奥朗德就职数天后,且之前的监听还涉及到法国两位前任总统希拉克和萨科齐。

监听内容包括法国领导层讨论全球金融危机、欧洲联盟前途、法德关系乃至美方对法方的情报监控行动。法国《解放报》补充介绍称,曝光材料还包括美方获取的奥朗德和许多总统府官员的号码。

这让法国官方感到震惊。6月24日上午,法国总统府就美国针对法国总统窃听事件对外作出表态,在谴责此事不可接受的同时,还强调,法国不能容忍危害其国家安全和利益的行为。当天下午,法国总统奥朗德就美国对法国总统实施窃听一事与美国总统奥巴马通。据官方口径,双方明确了两国在情报方面同盟关系的一系列原则,奥巴马反复保证,2013年11月之后,美国就停止了对法国总统的窃听活动。

但奥巴马的表态从侧面再次证实了监听的真实性。我们现在知道,美国人对自己感兴趣的所有目标进行窃听。法国电视二台日前引述法国情报局原负责人于耶的话称,一些人常对俄罗斯等的间谍行为大惊小怪,但实际上,美国更可怕,因为他们拥有可以监听整个地球的手段。

6月29日,据新华社报道,欧洲委员会议会(下称欧委会)大会决议报告起草人彼得奥姆齐赫特在美国监听法国政要事件曝光后称,欧洲委员会秘书长亚格兰应以《欧洲人权公约》为依据,对美国监听事件展开调查。

此类调查已有先例,如欧委会对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在欧洲秘密监狱的调查等。奥姆齐赫特表示,连续曝光的一系列监听丑闻证明了立即采取行动的必要性,不仅要对已经发生的事件展开调查,且要尽快制定有关情报工作的严格法规,不能将政要、外交人员和恐怖分子混为一谈,更不能侵犯普通公民的个人隐私。

贼喊捉贼

美国媒体最喜欢炒作什么?领导人的绯闻、美联储的政策,还是财经领域的合并事件?答案都对,但恐怕还得加上一条络攻击。

6月22日,美国有线电视(CNN)再次炒作了近一个月的黑客窃取美国政府人员名单一事,其引述美国官员的话称,共有1800万美国政府的前任、现任雇员和职位申请受到了相关国家对美国人事管理局计算机系统发动的络袭击的影响。CNN称,这个数字是6月初美国所说的420万人的4倍多。

今年4月,白宫官员暗示,俄罗斯雇佣的黑客正攻击白宫的非机密系统。黑客可以访问诸如总统非公开日程安排细节等敏感信息。尽管这些信息并不机密,但对外国情报机构来说,这仍然是高度敏感和宝贵的信息。美国媒体说。

美国媒体称,当时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特情局(Secret Service)和美国情报机构(US Intelligence Agency)都参与了调查,调查人员认为,黑客首先攻进了美国国务院系统,之后又攻入了白宫系统。

众所周知,黑客通常会通过一系列的技术手段隐藏自己的踪迹。根据调查,此次入侵的IP地址来自世界各地,但从tell-tale代码来看,这些黑客应隶属于俄罗斯政府。调查将美国置于了受害者一方。

但针对美国频频炒作的黑客事件,《观点报》犀利地指出,这是美国打的一场络舆论攻防战。

为什么被称为攻防战,原因可能在于,更多时候,美国是主动发出攻击的一方,其中包括很多不光彩的手段。

早在2013年6月16日,英国《卫报》就公开CIA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棱镜门主角)提供的多项机密文件。如在2009年伦敦召开的20国集团峰会上,英国情报机构政府通信总部监听多个政府代表团通话并获取他们的电邮信息。美国情报人员在此次会议上监听了俄罗斯时任总统梅德韦杰夫打往莫斯科的一通卫星。《卫报》称。

当年8月26日,联合国秘书长助理发言人哈克说,联合国将就其纽约总部遭美国情报部门监听一事与美方接触。此前一天,德国《明镜》周刊获得的美国国家安全局秘密文件显示,美国国家安全局不仅监听欧盟目标,且也对联合国总部实施了监听行动。

不止如此。美国国家安全局(NSA)还鼓励白宫、美国国务院、美国国防部等核心部门官员分享通讯录,以便NSA能够将外国政治和军事要员的纳入监听系统。据报道,在一份标注日期为2006年10月的文件中,一位未具名的美国官员向NSA提供了200多个号码,其中包德国总理默克尔。

这两年,有更多的国家发现,自己曾遭到或现在仍在遭到美国的监听或监控,而2013年10月,默克尔又被曝出再次成为监听对象之一。这也让德国大为光火,并说出了不少针对美国的气话。

法国中枪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大家将默克尔的愤怒淡忘之际,欧洲另一大国法国,又曝出了被监听事件,而始作俑者还是美国。

据法国20分钟站披露的维基解密文件,NSA不但实时监听包括三任法国总统在内的欧洲多国领导人,甚至根据监听的信息写成了详实的报告。据了解,这三任法国总统分别是希拉克、萨科齐和奥朗德。

法国20分钟站披露的解秘文章称,奥朗德刚上台之际,就在爱丽舍宫秘密会见了德国最大在野党社会民主党的代表,后者与默克尔在希腊问题上意见相左,也是默克尔经济政策的最大反对者。

这篇文章还称,奥朗德试图拉拢其共同抗击默克尔的欧盟经济政策,但因为此后默克尔所在党派在德国议会选举中取得大胜以及法国经济持续低迷,奥朗德和其德国盟友最终放弃抵抗并全盘接受默克尔的政策。

NSA的上述文件只涉及奥朗德。据法国媒体报道,法国前总统萨科齐早就知道美国监听自己,并心存不满。据悉,该报道的出处来自NSA窃听的总统府顾问雷维特和法国驻美大使维蒙的对话。

针对希拉克政府,NSA是这么说的:希拉克的外交部长布拉奇是个摆设。希拉克尽管任命布拉奇为外交部长,但并没下放权力给他。例如在2006年联合国副秘书长的提名过程中,希拉克直接遥控指挥杜拉特做决定。

种种迹象表明,希拉克对这位外交部长的不靠谱心知肚明,没有打算让他做任何重要决定。NSA的窃听材料称。

曝光的信息列举了一些NSA根据窃听信息写成的绝密报告。报告显示,法国总统的通信已经被100%窃听。法国《世界报》说,据维基解密提供的信息,法国总统奥朗德和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监听代码前几位均是S2C32,且这个代码被指广泛用于欧盟各国领导人,是通用代码。

可见,美国国家安全局监听欧盟各国的体系是高度一致和标准化的。《世界报》认为。

那么,NSA是通过什么手段来监听的?《世界报》称,美国驻外大使馆的屋顶均安装了特殊监听装置,用于特殊秘密工作。

一般情况下,美国情报机构的窃听雷达会安装在屋顶并且做迷彩伪装,与屋顶外观融为一体。美国驻法大使馆选址巧妙,距离法国多个重要核心部门均不足一公里,其中包括总统府爱丽舍宫、内政部、外交部、国防部、司法部和国民议会。《世界报》甚至披露了一些细节。

法国《解放报》站则披露,美国最晚一份监听资料的标注时间为2012年5月22日,即奥朗德就职数天后。法国一些部长和议员也是美国的监控对象。同时,曝光材料包括美方获取的奥朗德和许多总统府官员的号码。

盟友?对手?

对于美国的行动和媒体披露的细节,法国官方非常震惊。我们又一次看见,美国眼中没有盟友,只有靶标和仆从。法国社会党一位议员表示。

我召见了美国驻法国大使。我告诉她,媒体披露出的监听活动不可接受,很难接受我们的3位总统都遭到窃听,包括他们的私人通话。法国外长法比尤斯6月24日下午召见美国驻法国大使简哈特利,表示了他对美国的监听行为的严重关切。

美国有关部门应该信守自己的承诺,停止对法国的窃听。法国总统府一位负责国防事务的官员表示,法国已经加强了防窃密机制,不会容忍任何危害法国国家安全和利益的事情发生。

法国政府发言人斯特凡纳勒福尔证实,法国几天后将派情报高官赴美探讨美方监听法国总统一事。

在勒福尔看来,美国情报部门窃听盟友的行为是难以理解和不可接受的,法国从不窃听自己的盟友。据报道,作为美国的盟友之一,法国曾于1980年和2010年两次达成互不窃听的协议。

法国对外情报总局一直遵守这样的协议,但美国事实上根本未受约束。于耶称,我们现在知道美国人对自己感兴趣的所有目标进行窃听。

于耶讽刺说,一些人常对俄罗斯的间谍行为大惊小怪,但实际上美国更可怕,因为他们拥有可以监听整个地球的手段。

在国际竞争中没有朋友,伙伴也是对手。于耶说,因此,不应对盟友抱任何幻想。

因为事件的严重性,奥朗德6月24日中午在爱丽舍宫召集包括巴尔托洛内和拉法兰在内的20多名议会主要领导人,讨论美国监听事件。

奥朗德召集议会主要领导人的举动是一个重要象征,是号召所有法国人团结起来抗议美国监听三任法国总统的行径。巴尔托洛内强调,美国应停止这种行径,奥朗德与奥巴马通时,应核实美国是否已经停止监听。

当天下午的会议中,奥巴马明确重申2013年斯诺登事件后作出的,并在2014年奥朗德访美时再次提及的承诺,即美方停止过去曾经有过但令盟国无法接受的做法。

随后,白宫发言人欧内斯特以及NSA发言人普赖斯也反复强调,美方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把奥朗德总统的通信作为监听目标,法国是美国不可或缺的伙伴。

见怪不怪

事实上,监听事件的出现,法国自身不是完全没有。法国《世界报》称,2006年起,法国国防部秘书局(SGDN)就规定,法国高级官员在谈论国家大事时须使用防窃密,但遗憾的是,大部分官员都很少使用SGDN提供的防窃密,而是习惯于使用自己的,且包括萨科齐在内的法国高官都特别钟爱黑莓。

SGDN调查解释称,该用户的所有通话信息和短信都会上载到一个位于加拿大的服务器,而该服务器的所有信息都可以被美国国安局调用,严重危害法国国家安全。

现在,随着监听门的不断发酵,法国官员心中只有愤怒,一些人甚至想建议法国给予斯诺登和阿桑奇提供庇护,回敬美国一巴掌。法国司法部长克里斯蒂亚娜陶比拉就暗示,如果法国决定给斯诺登和阿桑奇提供庇护,她不会感到惊讶。但她也强调,本身没有权力给这两位揭秘者政治庇护,得由法国总统、总理和外交部长决定。

而阿桑奇也适时发声,他对法国电视一台说,欧洲各国政府到了对美国监听活动采取法律行动的时候。他还鼓动法国领导人不要被美国人踩在脚下,并谴责美国对其盟友所做的一系列肮脏事情,美国人不想让法国企业在国际上获得发展,因此窃取企业情报,让法国企业碰壁。

针对美国不再监听法国的承诺,阿桑奇称,这是美国在玩文字游戏。如果他们说不再监听奥朗德本人,但他们监听与奥朗德交谈的每个人,这又有什么意义呢?他说。

但悲哀的也许是,即使发生了这么不愉快的监听事件,法国乃至整个欧洲国家还是会尽量让美国承认自己的伙伴地位。

俄罗斯《观点报》6月24日评论称,尽管美国监听法国总统在法国国内引发强烈的反美情绪,但即使事实确凿,也不会令美法关系发生根本性变化。

前车之鉴是,德国和英国均发生了最高领导人遭窃听的事件,但这一年时间,至少在面上,大家还是很和气。

而针对此次监听事件,法国政府发言人斯特凡纳勒福尔证实,法国将派情报高官赴美探讨美方监听法国总统一事,其中也包括商讨情报合作的事。勒福尔还说,当今世界上的危机已经够多了。法新社认为,这似乎是在暗示这件事不会闹大。

《文汇报》也发现,法国多家主流媒体虽对窃听事件进行了大幅报道,但均不敢触碰事件对法美关系的影响这一敏感话题,法国民众也对此见怪不怪。

《文汇报》援引名为Blakeet Mortimer的法国友的话说:总是法国媒体在震惊,美国媒体似乎从来不震惊。事件不可能对法美关系有任何影响,因为法美高层都对监听的事情心知肚明。

另一名友Carol说得更直接:欧洲的政治和经济都受制于美国,我们是主人和仆人的关系,仆人当然只能接受主人的监视,法国早就习惯了。

现在,法国的愤怒只是在向公众表明一个姿态。《观点报》援引俄科学院欧洲研究所专家费多罗夫的话称,法国早已不是戴高乐时代,当时,法国在国际舞台上是个独立玩家。但目前,欧洲已完全倒向了美国,他们不会恶化与美国关系。这也是美国敢肆无忌惮地监听盟友的原因。

从更大的视角看,美国通过监控盟友高官,可以掌握这些国家内政和外交秘密、洞悉决策过程和政策走向,以便更好地影响和控制这些盟友。博联社创始人马晓霖说,另外,确保美国与欧洲伙伴在商业和贸易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获取最大利益。这一切又都服从一个终极追求,即美国永远要当世界的领导者。

大名镇学伟安装服务部
肌肉酸痛时候吃什么
手脚发热是高烧还是低烧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